全國服務熱線0313-2562332 在線咨詢 留言/需求提交

你為什么進入游戲業?

【摘要】也 許每個行業的積累都是有原罪的。而侵權,作為手游行業的“原罪”之一,正在我們身邊真實的發生著。這個話題實在太復雜,很難做出一個簡單、單一的價值判 斷。但知名媒體人楚云帆覺得“這個行業在一片歌頌聲中有時還是需要一些匕首和投槍的,雖然它改變不了任何事情”,所

        也 許每個行業的積累都是有原罪的。而侵權,作為手游行業的“原罪”之一,正在我們身邊真實的發生著。這個話題實在太復雜,很難做出一個簡單、單一的價值判 斷。但知名媒體人楚云帆覺得“這個行業在一片歌頌聲中有時還是需要一些匕首和投槍的,雖然它改變不了任何事情”,所以他懷著復雜的心情寫下此文。


最近一段時間有幾位做游戲的朋友說自己非常彷徨,因為市場上出現的越來越多的成功產品讓他們覺得自己一直的一些堅持顯得十分可笑,到處是山寨,到處是盜版,偏偏是這些游戲賺得盆滿缽滿。

如果你經歷過國產游戲發展的各個時代,你可以看到游戲開發者們的遮羞布是如何一層一層撤掉的。在以單機游戲為主的時期,盡管作品品質參差不齊,但是多數人 都心懷理想,夢想能做一款讓自己自豪的游戲,   所以那個時代也是類型最多樣的一個時代,也留給了玩家很多美好的回憶。一些當時已經頗被詬病模仿借鑒痕跡明顯的游戲如果拿到今天來說,甚至可以說是良心之 作了。

到了客戶端網游蓬勃發展的初期,國內的開發者們開始爭相模仿傳奇、魔獸、夢幻西游等可以稱為標桿性的作品,但也沒有人會用這些游戲同樣的題材來做,通行的 做法是在玩法基礎上做微創新,至多在名字上套上傳奇、夢幻來給自己做些宣傳。近幾年來雖然也有獵刃或者套用魔獸、戰神之類游戲人物的游戲出現,但是畢竟也 是少數。

網頁游戲的發展則是營銷墮落的真正開始,運營者們開始用各種成名游戲的素材為自己不相干的游戲做宣傳,傳奇、三國志、DOA等游戲的素材屢見各大游戲的宣 傳廣告。而在開發層面,直接套用其他游戲素材也開始屢見不鮮,乃至知名作品的題材。而到了手機游戲發展的這兩年,這種行為甚至成為了常態——看看市場上林 林總總的動漫題材的游戲,幾乎沒有一款有正式的授權。

最可怕的是這已經是一種常態了,各方都習以為常,渠道對此大為追捧,玩家不關心是否正版,開發者們習以為常,媒體也默不作聲。一直以來國內游戲開發的一個 常態是:在題材、美術等都有的情況下,找準一款國外成功游戲的玩法迅速復制一款推向市場——但是今天則已經從單純玩法上的借鑒,發展到到界面、題材、美術 上直接全面的拿來主義了。

比如題材,從十多年前開始,我們就在詬病國產游戲題材的匱乏,國內的開發者們似乎只能從三國和武俠仙俠作品中尋找靈感,多年后依然如此。一方面是最廣泛的 民眾接受度可以減少很多學習成本,另一方面國內游戲發展過快導致人才的缺乏,創意上的不足也只能如此選擇——你可以不認同這種行為,但是于理于法都是無可 指摘的。

而這幾年來,隨著行業的發展,一些“聰明”的開發者發現可以將受眾頗為廣泛的日本流行漫畫來填補題材上的缺失,同時也可以吸引這些動漫的受眾用戶,于是紛紛行動起來,所以我們可以在頁游、手游市場上見到大量的海賊、火影、死神——其中除了經常被人斥責山寨的騰訊在網頁端的《火影忍者OL》之外,其他的全是無原作授權的游戲。

在單機游戲盛行而網絡游戲方興未艾的時代,在盜版游戲軟件市場上你經常會看到各種各樣的偽作,比如《暗黑破壞神4》、《紅色警戒5》之類的游戲,經常會有玩家上當——今天的這種各種盜版山寨泛濫的情況與之就頗為相似。

在這種形勢之下,多數人的底線也不得不隨之拉低,過去滿腔怒火的一些行為如今看來已經是難得的節操之舉,因為今天更加惡劣的行徑比比皆是。所以對這種行為 我的最后一絲底線是:不會去宣揚這種行為,知道自己的這種行為是錯的——無論真是為了今后有理想做一款創新的游戲而積聚團隊經驗和資本也好,還是表面上的 一番說辭都好。

但是偏偏有些公司不是這樣,比如連續出品侵權產品,比如大肆宣傳炫耀。我實在不理解為什么這樣公然拿著別人的東西來為自己牟利的人,還能這樣洋洋自得?我 們的游戲從業者,你們進入游戲行業就是為了讓游戲行業從原本還算豐美的應許之地變成今天這樣污垢橫行的場所?我們的游戲媒體人,你們進入游戲行業就是為了 幫這些可笑至極的產品做宣傳,心中哪怕沒有一絲一毫的底線?

在警匪題材的影視作品中,一般會有這樣的情節:黑社會老大在通過收保護費、販毒等手段賺到足夠的錢后,會開始做一些正行生意,直至將社團變成完全正當的一 個企業,有時候沖突也由此產生。國內行業內多數公司在初期原始積累完成后,多數也會引入更規范和職業化的產品開發體系,版權保護也逐漸提升日程——代理國  外優秀產品、獲得正版授權開發游戲。無論原罪如何,這也終歸是想建立一個更規范更長久發展的企業。我希望這是未來會發生的事情。


—————無關的分割線—————


最后的問題,你為什么進入游戲業?

做一款自己想做的游戲,做一款讓玩家認可的游戲,做一款名流青史的游戲,相信這是很多開發者最初的夢想。但是在國產游戲這高速發展的十余年來,很多人的夢 想都在現實面前摔得粉碎,懷著各種目的進入游戲業的人越來越多,很多人也在嘴里高呼“我們無法改變世界,但我們可以選擇不被世界改變”的同時變成了截然不 同的人。是啊,堅持改變不了任何事情,夢想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我今年讀過最喜歡的作品是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奈保爾幾年前的封筆之作《魔種》,主要講的也是理想主義的幻滅。在文章的最后奈保爾寫道:“不應該抱有理想的 世界觀,那是一切災禍的原因。解決也由此發端。”如何解決?書里沒有答案,沒人能給出答案,相信每個人有不同的理解,但我想還是應該對這個世界抱有一些希 望的,所以我們還能心懷夢想,保持底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聲明: 文章為張家口易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合作!

文章閱讀推薦

文章排行

2019年以太坊走势分析 重庆时时彩500本金稳赚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排列三走势图 预测 重庆时时过年停几天 白小姐开奖结果开号码 pc蛋蛋计划网 重庆老时时技巧 白小姐开奖公布 赛车澳客网 排列3走势图带连线 黄大仙看开奖结果查询 分分时时彩走势图50期 后宫肖是哪些生肖 河北新快3走势 广东时时11选五秘籍 安徽快三最近500期走势图